转身,奔赴一场倾城的相遇

2016-8-12 11:15| 发布者: cnzuojia| 查看: 153| 评论: 0|原作者: 陈冬梅 |来自: 贵州作家网

摘要: 火车在过两个小时就到达终点站,看着窗外困乏的街灯,疲惫的躯体渐渐向沉睡靠近。
  当雨季来临,往事的记忆被雨水淋成永不退色的风景,我终究不懂如何诠释曾浮动的琴弦,我用迷失的双眼颠覆着尘世的流觞,爱情只是华丽堆砌的荒凉城堡。

  凌晨两点的K8246缓缓地驶入北京终点站,列车里安静的只听到话务员温柔的声音。当然还有这个失眠于黑夜的孤独女孩,没有语言,只是不停地将手机的微信和QQ反复打开又返回,一遍遍地翻看着好友动态,偶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。我斜视着车窗,疾驰的闪过一道道模糊的风景。

  列车停下来,一个帅气的年轻男子背着吉他坐在我身旁,突然间睡意全无,这样默默不语的尴尬气氛大概僵持了许久。“你是哪里的?”他终于开口说话。我......我哽咽的说:“贵州的,你呢?”他不慌不忙的回答我的问题:我也是。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似乎很吃惊也很满意,毕竟一路上可以不再孤单了。看着他的吉他,我好奇的问:你很喜欢音乐吗?冷漠的笑笑,没什么,只是那些事……我的眼神早已背叛了自已,却还是封闭着女孩子应有的矜持。那些事?让我对这个陌生男孩更感兴趣。哦......方便说说吗?我问他。黄色的发丝下一双洞察世事的眼睛。

  手机响了,是他老婆打来的电话,那边的声音很大,传来一阵咒骂声:你这个没有本事的家伙,整天无所事事,你再这样日子没法过了,咱两离婚!嘟-嘟-嘟-电话挂断了。通话期间他没有语言,只是让对方放肆的把话说完,我对此感觉前所未有的疑惑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男人。挂了电话他更是沉默的吓人,是什么让你吞噬了一个男人该有的东西,在爱的国度是有底线的,你应该有责任有担当你知道吗?从上车的那一刻我就没有看到他高兴,难道连笑容都那么吝啬。

  对于你来说我只是个路人,或许是个过客,可以的话我当你忠实的倾听者。他用微弱的眼神告诉我心里的那般无奈和痛苦,却一样不言不语,站起身说:“不好意思,我去趟洗手间”。我点头示意。小心翼翼的把吉他放在他的位置上,转身离去。我呆滞在原地,是什么囚禁了我的目光,他离去的样子熟悉又陌生的浮现在我的脑海,为什么他那么像十年前离开的峰。他强烈的甩着手上的液体。

  他:哇 你好像我高中时候的一个同学哦!

  我:是吗?

  他:不过……

  我:不过什么?

  他:她没有你那么温柔。

  我:哦!不会吧!

  我:那你还记得她,证明你们关系不错啊,铁哥们?

  他:算是喽!

  火车在过两个小时就到达终点站,看着窗外困乏的街灯,疲惫的躯体渐渐向沉睡靠近。

  列车里乘客的躁动并没有惊醒睡梦中的我,靠在他的肩上,像一只绽放的蝴蝶,紧紧地依偎在他的侧身。楼上的动弹晃动着我,揉揉迷糊的双眸,我有些尴尬:不好意思,我......再一次露出他冰冷的笑容,没事,我还想让你多睡会儿,没想到还是吵醒了你。我假装看看转动的时针:我......我睡很久了吗?真的抱歉。

  天亮了,每个人都在收拾着行李,匆匆的洗漱着,小心翼翼地打理着将要下车的镜头。我用手指简单地挠了凌乱的发丝。他用疑惑的眼睛盯着我说:“越来越觉得你跟我那个同学像极了,就连手指都那么像。”我嫣然一笑,双手在头发上消停了一下。看来你对那个同学有意思哦?要不然老是把我当她替身。不否认看起来我有些生气。哦......对了!等下下车了,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?对于一个不言语的男孩子来说,我有些惊讶他的问题, 吞吐了一下,我叫雨欣,下雨的雨,欣赏的欣,连起来就是下雨天欣赏细雨的心情,所以叫雨欣。你呢?我问道。他的目光就像我看他转身时的一样,呆滞在我的双眸。是什么让他突然变的那么木讷?喂!问你话呢?“你叫什么呀,大哥?”这才回过神来,哦......叫我哥就可以了,看起来我比你大。我勉强回应一句,哦!

  沉重的密码箱让我进退两难。乘客们匆匆拧着自已的行李大步的迈着,一个让我难以接受的动作,他把行李箱接过去。雨欣,背好你的包就好。这一刻我再次目睹了他跟峰的相似,一把吉他一个密码箱,后面的女孩子,这难道真的是十年前的那一幕吗?我再也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。出站口的方向越来越近,我的心起伏不定,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感觉说不出来,我始终强忍着那些让我窒息的疑问。他说:饿了吧?我们一起用餐再走。弹指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他问我还要到哪里?索性开了玩笑,我要出国。他的眼神立即躲开我,是否我刺伤了他的痛楚,我硬是不明白,他到底在想什么?看他痛苦的表情,我有些不忍心,正视着他没有朝气的双眸,我今晚就在北京,哪里也不会去。或许我们都萌生了一样的想法,对于眼前这个似曾相识的人都不想放过。那我送你吧!他酷酷的样子,颇有我喜欢的元素。先谢谢你了好心人,他轻盈的放下吉他和密码箱,在酒店只有那张温暖的床才能释放旅途中的疲倦。他坐在床上看着旁边的我,你别怕我呆会就走。老实说,我只是有些不习惯而已。我一脸正气,你不走也没关系啊!他笑了,这一次笑的那么坦然,不在冷漠也没有心不在焉。

  这个星空陨落的夜,喧嚣寒颤着行人,我们却都被一种叫做寂寞的东西狠狠吞噬了。偌大的床,比我们更孤单的摆设着,类似的情景像我们刚刚上火车的那一刻间,僵持着。努力的和该死的黑夜抗衡,我无法揣测在我身边的这个男人,是否跟我一样?他站起身说:我该走了。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挽回幻想的镜头,迎了上去。哦......我送你吧!他只是随手拿起吉他,不答应也并非拒绝。彼此的双手都不谋而合的扶在门锁上,我以为这样的情景只适合在微电影里才会上演。炽热的温度立刻焚烧了我的全身,激怒了我早已没有激情的荷尔蒙,一股难以抗拒的青春素游离在我的血液里,再也无法自持的神经末梢,我感觉到了他的心跳。用同样的眼神盯着我,唯一的却是我们都尽量地控制着僵局,我使劲拉开门,他迈出去了,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,终于忍不住放在心里的疑问。喂,以后还会记得我吗?今天谢谢你!他回头向我挥手告别,咬咬唇,我到底说出那句话,你是徐峰吗?我不知道自已什么时候变的那般不矜持,就算他不是徐峰,也好希望他在为我停留,哪怕一秒钟。他迅速的将背影转过来,你说什么?他大声的问我?我用手指像话筒一样传播着刚刚的问题,我说你是徐峰吗?他像风一样的飞奔回来,用尽全身的力气拥抱着我,这一刻,我们都承认了是十年前的彼此,他狠狠的将我拥入怀中,我再也无法控制那些触手可及的情感,终于放下所有的自尊和所谓的清纯。尘世的喧嚣像一个裸体的女人挑动着我渴死的欲望,我们放肆的缠绵在一起,疯狂的啃食着彼此,无法裹紧的青春礼袍,那些夜深人静的思恋和每一个相思的黑夜,终于迎刃而解了。我再也没有顾忌他现有的生活,只是一味的想要把自已交付给眼前这个深爱的男人。今夜我们尽情的感受着对方的爱和呵护。黑夜将我们反复的蹂躏着,沉浸在爱的世界,没有了喧嚣,没有了人群中的徘徊和守望,有的还是那疯了一样的激情。任由尘世的颠覆还是晨钟暮鼓的歼击,紧紧的相拥在一起,到底我们彻底的爱了……

  激情过后的平淡或许是一种悔恨,是终身无法弥合的痛,当我们携着华丽出席,都演绎着盛世的虚幻,我枯萎的雨季便卸载了以往的天真和憧憬,这个雨若柳丝的季节却在半路凌迟了。清晨的阳光斜视在窗台,我轻轻地拉开围帘,俯瞰着过往的人群,安静地守望着不属于我的幸福。我想或许他比我更愿意开口说话。欣儿:他叫我。好亲切,像十年前我出国的那最后一句,叫的融化了我冷若冰霜的心,我转过身用充满爱却无法捕捉眼神应付着。又失望的回到原来的位置,看人来人往云卷云舒。他从后面抱住我,紧紧的将我骨瘦如柴的蛮腰揽入他的胸口,无须反抗。我有些心痛,对于这样的结局无法释然,冰凉的泪水终于溢出了眼眶,滴在他的手上,他敏感地将我抱在床上,用他从来没有过的温存呵护着我稚嫩的身体,于是我们又缠绵在一起……手机响了,是他老婆打来的,他难为情的看了我一眼,还是无奈的按了接听键,声音变的模糊了,挂了电话,我们都沉默了许久许久。如何诠释这场绝美而残缺的不期而遇,任由那些飘零的思绪弥漫在屋子。他点燃一根烟,静静的让烟味浸透在我的身体。

  熟悉的背影斜跨着吉他,渐渐的模糊在我的视线,没有了语言,只是一个人放肆地挥洒着心痛的泪水。那些天长地久的承诺突然间变的飞灰湮灭,我们始终要面临下一个黎明的到来,我感觉自已快要窒息。一个人静静地沐浴着午后的阳光,一切显的那么苍白,无力。上帝还会不会为我们缔造一个不期而遇的明天?我们还会不会再见?一系列的疑问缠绕着我,爱要怎么说出口?这种撕心裂肺强奸了我的内心,像一种无形的东西拉扯着我受伤的灵魂。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这个喧闹的大街,行尸走肉的游离,那些镜头一遍遍的上演在脑海里,是爱还是折磨?任回忆糟蹋着心底最柔弱的殇。睫毛上的泪水像一道静止的风景,任由尘世碰撞出出奇的颜色。我将自已肆意的灌醉在酒吧,疯狂的跟着DJ的旋律,用不堪的舞姿摇曳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幕后。始终我再也无法跟拉菲抗衡,一个人跌跌撞撞地从酒吧出来。一个金色卷发的女人跟我撞个正着,我有些不清醒看不清她的容颜,修长的腿,在墨镜的装饰下如此风骚诱人。你是雨欣?她开口问我。你个死丫头出国那么长时间回来也不通知我一声,愧我还是你好朋友,迷糊的听到她叫我的名字。到家了,她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喝醉的我。她跟以前一样漂亮,只是多了几许生活的埋怨,我无力的靠在沙发上。她问我:发生了什么,可以让一个那么文静的女人如此想不开?我无言以对,这时候她的电话响了,电话显示是老公,我才知道她已经结婚了。显然那边的声音很模糊,她说晚上你带着孩子来鸿山街这边,我一个故友回来了,咱们要好好聚聚,到时候一起吃饭吧!我痴痴的盯着她:妍熙,你有孩子了是吗?她一脸的调皮,怎么?你都出国十年了,难道我还要等你回来当伴娘啊!她问我在国外的生活习惯吗?有没有把男朋友带回来?我笑笑:你是八卦啊,一见就问那么多?

  提着手提包,牵手迈出卧室,我们在浪漫之约的餐馆等待着。是我妈妈打来的电话,我起身去一个安静的角落,待我回头时,是妍熙的一家三口,而她那个所谓的老公是徐峰。这一幕让我目瞪口呆,他们聊的那么开心,听到妍熙说,这个好朋友跟我好几年没有见了,她啊还是那么风韵犹存。徐峰答应着她。我收起所有的情绪,假装我很好,笑容满面的坐在饭桌上。妍熙急忙介绍说:雨欣,这是我老公徐峰,这是我们的孩子。我发誓自已从来没有用过那么足的勇气掩饰这样的情景。我笑笑说:哇,你好幸福!这么优秀的老公还有这么乖的儿子,最主要的是你还是那么漂亮,突然间我好羡慕嫉妒你哦!我好害怕,突然间有很多的犯罪感冲击着我的内心,吃饭了,徐峰只是轻轻的往我碗里夹菜,我一直说谢谢,还偶尔冒出赞美的话。妍熙,你真的好幸福有这么好的老公,真为你高兴!我相信,徐峰跟我一样,强装着所有的悲伤,好似一切都那么天意一样。

  饭局已经完了,外面下起了滂沱大雨,妍熙给徐峰说:先送雨欣回去吧!我有些过意不去,说:不用了,我自已打车回去就可以。徐峰看了我一眼说:反正顺道,你一个女孩子也不安全,一起回去吧!一路上,妍熙问我怎么了,心不在焉的。我勉强回应她:是因为见到你们一家三口太激动了嘛!其实她怎么知道这该死的一幕都在尴尬又无奈地持续呢?我该下车了。手里紧紧地拧着包,想要说什么,咬紧牙关,说了一句谢谢徐峰。他用一种愧疚的眼神打量了我,回了一句没有关系。雨中看着他的车越走越远,车窗里的人也风一样的离开了我,剩下空灵的我落单在原地。冷风凌乱我的青丝,嘴角微微扬起痛楚的表情,枫叶的离开到底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?一个人独舞了那么久,导演着一场没有答案的话剧。谢谢你曾给了我那么多不用许诺的痛。一直以来,你就像我手里紧握的沙子,在放手和徘徊中举棋不定,松手过后的氢气球是高飞还是坠落?我久久地伫立在秋风中摇曳着行尸走肉的躯体,或许第一眼的悸动总会让时光淡化为伤痛。我戴上墨镜任由黑白颠覆,时光荏苒,沿途的风景刺痛着我的双眸。来不及回头,哪怕泪水放肆的浇灌着双眼,寂静里孤独抚摸着我斑驳的流年,强装的可以逾越所有地老天荒,弱小的可以跌盔弃甲,生命中那么多过往让我刻骨铭心,我便倾尽所有年华和时光,怀念不值一提的过去,用细雨划破的青春羽翼覆盖我的幼稚。渐渐的…我爱上了黑夜。那么放肆的徜徉曲终人散,因为只有这样我和我的躯体才会更安全,才能找到心灵的驿站。徐峰,我在用痛的方式成全着你的幸福和给予。这一刻,我明白我们没有所谓的至死不渝天荒地老,没有天长地久雕塑的海枯石烂,没有爱恨交织塑造的曾经拥有。我曾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,原来是那头早已没有了等待。我残忍的回忆着自已致命的曾经,忍受着锋利的刀尖在心里使劲搓揉,你不是我童话里的主角,无法陪我缱绻每一个隔夜的狂欢。

  今夜听到雨滴在拼命的哭泣,又是一个孤独的身影,寂寞地倚在窗前,聆听悲伤的雨声。任凭思绪千丝万缕的在黑夜里肆意弥漫,透过模糊的窗,是否徐峰和我一样?或许在无数干枯的日子终于盼来了这场大雨。让人感觉有一种淋漓尽致、前所未有的洒脱,只是在这样的季节难道不是一种摧残吗?细数着逝者如斯的伤感飘于红尘的惆怅,还有那遥远却无法预知的未来。或安静或躁动都暗示着本就不平淡的生活。心痛与酸楚无言的写满了曾经和现在。雨也淋湿了你吗?你的眼角有没有擦过眼泪的痕迹,我明白那日的转身已经定格了永远的记忆。一些爱便在无声无息中消失殆尽,就算把全世界最美好的辞藻搬上来也无法道出我心里的伤痛,这是一种需要努力依然无法取舍的成全。我们纵然不是陌人,却那么肆无忌惮的轻轻想起。

  我将自已静默在微凉的雨夜,让雨滴洗礼脑海里的曾经。一点一点地凝固在尘埃中,这堆砌成山的文字再也没有一页可以承载我失去自由的心,被情感的枷锁紧紧得束缚。当雨季来临,往事的记忆被雨水淋成永不退色的风景,我终究不懂如何诠释曾浮动的琴弦。我用迷失的双眼颠覆着尘世的流觞,爱情只是华丽堆砌的荒凉城堡。任疼痛如昨,这座城,有谁能解读心中那份欲说无人能懂的情怀。爱是成全还是拥有?或许每一场海枯石烂的爱都是至深的淬炼,我亦在车窗里沉默,再转身,奔赴一场能让我倾城的相遇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上一篇:温柔的复仇下一篇:二十年后来相会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