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若淡淡的茶(作者/陈长荣)

2016-10-8 16:13| 发布者: cnzuojia| 查看: 309| 评论: 0|原作者: 陈长荣|来自: 中国作家热线

摘要: 心若澄澈,如泉水。便沏一壶好茶,品一生琐碎,读一世繁尘。
  心若澄澈,如泉水。便沏一壶好茶,品一生琐碎,读一世繁尘。

  揽了一怀春月,拢了一腔明媚,含了一湾柔露,终了前世的一颗凡心。就这样,静候着一溪叮咚之音的唤醒。只读茶,它真的是一粒粒,一芽芽的梦。就在打开茶罐的刹那,仿佛有诸多的心事,等你阅读。诸多的过往,等你诠释。茶者,会聆听到天籁之外的动听。

  一瓢清水,才是悦耳的吵闹。怀揣着水月静心,俗外菩提。报以一颗心的初衷,在竹风清影曼舞婆娑间。涤荡去心尘,静下来,嗅一缕茶香,那被沸水唤醒地重生精灵,在娓娓道来人世间前生今世的情缘。可以看见,僵硬在怎样的温柔里舒展,生命又如何的在积怨中剥茧怒放。往往,我们所希冀的会不经意地在指尖溜走,那是因为缺少回绕的情愫。的历练,又如何不是品茶的心得。

  茶如心,在许多的时候有不同的味道,每次唇齿间的萦绕,最终注入心田,都是你喜欢或不喜欢,但一定是割舍不掉的。浓了浓喝,淡了淡喝,纵有万千滋味,都不免是沧桑的轮回,世事的弯转。而此刻的人心,有的苦了一生,有的却风轻云淡。

  从容才是享受,享受云天之外的辽远,享受草木之间的余香。没有比从容地享受生活,更惬意,更舒心。若都能在行云流水间,温润其心,修炼质朴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在松风林涛中,不沾染一抹色泽。这又何尝不是一几一凳一壶一盏的闲云之情呢。

  好坏在人心里衡量出轻重。荣辱在行为上表露着高低。一颗被茶洗过的心,澄澈醒透,纤尘不染。有野泉潺潺流过的简单,也有茶香氤氲的静美。深林处的暮鼓晨钟和浅水间的若隐若现,都是心茶的意境。也许心怕被惊扰,也或怕惊扰了其他,就这样,独自固守着那尊灵佛,那瓣心香。在简清安宁的空明里,一花一叶皆化作青莲。

  在茶的世界里,没有这么多眼前身后的纷扰,也没有那么多炎凉冷暖的无常。只是自然的生,自然的死,貌似平平,实有深意。茶本就一灵物,天蕴地育,至清至洁,汲日月之魂山水之魄。所以远胜我们红尘凡心,更是人力所不及。在左右人习性的同时,而让人不知。

  仿佛一片叶子,被花香浸过。被雨水淋过,微醉微醺地随风摇曳。最后在暮秋凋零,却已不是春天的那瓣了。人生也如此,经历过太多风雨浮沉后,那份坦然,那份宁静。远观近看都是精致,路过尽成风景。在闲暇之余,不妨把心包裹在茶韵里,回味着齿颊留香。

  不为廊前飞燕扰,不为花叶凋残忧,存弃无谓,一切皆随它去。其实品茗,也是品人生,无论是“红泥小炉,娈婉卯童”的香醇精致,还是“白菜青盐糙米饭,瓦壶天水菊花茶”的粗淡清贫,都一饮而尽。好坏不在茶,而在人心的阴晴进退中。

  静静地等待,那壶烧好的茶,品读人生中最美的每一天!

  作者简介:

  陈长荣,笔名:万里长空,出生于贵州省思南县一个美丽的文化村镇,是一名文艺界的情感诗人,《心若淡淡的茶》获得云南茶文化节美文称号。发表的散文《乌江吊脚楼》《再临江南已是秋》《金秸下的灯》等等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