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临江南已是秋(作者/陈长荣)

2016-10-6 16:34| 发布者: cnzuojia| 查看: 335| 评论: 0|来自: 中国作家热线

摘要:  江南,是一素颜渊,每次的踏青,都是轻柔而美丽所在,江南的景色,何来秋光;再临江南已是秋,走进江南,走进小桥,走进流水,走入江南人家,雾,随你的身体而流动。
  《再临江南已是秋》

   原文/陈长荣

  江南,是一素颜渊,每次的踏青,都是轻柔而美丽所在,江南的景色,何来秋光;再临江南已是秋,走进江南,走进小桥,走进流水,走入江南人家,雾,随你的身体而流动。

  粉墙黛瓦边、落叶的树丛旁、水乡特色的田垅上、疏密的小镇中,以及那些行色匆匆的行人,朦胧成一簑流离的影子。微风轻拂,雾,随风起舞着曼妙的脚步,袅袅穿入圆孔桥,或在桥上,或在桥下,或在摇曳的乌蓬船顶上瓢逸。水鸟惊飞起一束雾花,宛如轻纱飘渺,泛起朵朵清凉的花,落在肩上,落在眉头,落在心里,心,便爽然。

  粉荷紧掬茕茕莲蓬,不动声色的任由秋雾袭过,只是在一汪湖蓝的碧池里,随匆匆而过的雾亲吻着,偶尔会吐出一两粒莲籽,跌入水中的声响,惊起鱼儿荡起涟漪,在雾光里如痴如醉的泛开。

  静听远处木鱼的敲击声,那份禅念,便进入太虚幻境,入梦。

  水榭、凉亭、廊桥、阁楼,恍如隔世的古典少女,静守一份孤寂,把一缕素娟轻轻摇晃。海棠或枫树,伸出炭枝的叶腋,轻抚看少女的风韵,用宁静与雅致,在乳白的薄纱中继而滑入,又继而松开,平添了雾色江南的几份迷态。

  一只飞鸟扎入浓浓的雾中,时隐时现在雾里探花,迷了双眼,迷了津渡,在那片仙境中“望断无寻处”。

  雾锁山头山锁雾,天连水尾水连无。秋雾,荡漾着一抹幽蓝或幽白,不知是云还是烟,在游子的心头弥漫起一份柔润的粲然,我想,这该是一幅丹青,如诗的空灵,在江南徐徐浮动。是的,烟雨江南的雾,似花非花,是雾非雾,笼罩着山岚,氤氲着水乡,古镇风情被苍然成蜃楼,那山、那水被释然成梦幻……

  置身于江南秋天的雾里,总让人浮想联翩,难怪刘禹锡有诗句:风光徒满目,云雾未披襟。而我,仅能在漂缈的雾中,眺望远处狭巷口,走出一个手持丁香、撑一把油纸伞的姑娘走出雾色,走入眼帘。

  此刻,我聆听到雾里传来琵琶声声,一曲穿过秋雾的迷漫,穿过朦胧江南的烟雨,穿透我心的宛然……

  作者简介:

  陈长荣,笔名:万里长空,出生于贵州省思南县一个美丽的文化村镇,是一名文艺界的情感诗人,《心若淡淡的茶》获得云南茶文化节美文称号。发表的散文《乌江吊脚楼》《再临江南已是秋》《金秸下的灯》等等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